详情展示

产品详情

《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
《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三项:履行地点不明确,给付货币的,在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履行;交付不动产的,在不动产所在地履行;其他标的,在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履行。 
     实务中,有时会发生下面的故事:
     甲地的张三和乙地的李四签订一份买卖合同,由张三向李四出售一批货物。后来李四不守合同之约定,尚有余款迟迟不予支付。张三久催未果,故聘请甲地的某律师诉讼维权。
     就本案的管辖问题,律师认为:若选择被告住所地(乙地)法院为管辖法院,甲地至乙地路途遥远,成本增加,且与乙地法院人脉生疏,对办理案件不利;若选择在甲地法院起诉,就较为有利了;但若选择甲地法院为管辖法院,非得从合同履行地入手。
     律师审查了合同、送货单、欠条等材料后,发现张三李四未对合同履行地进行明确。律师苦思敏想之际,打开合同法条文,看到了合同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于是思路开始形成,据该规定推论:本案合同履行地未进行约定,属于履行地点不明确;李四具有付款义务,接受货币一方为张三,因此,张三所在的甲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货物属于其他标的,而履行交货义务的一方在张三,因此,张三所在的甲地为合同履行地。“不管如何分析推论,合同履行地皆在甲地。”律师想通之后,不禁心花怒放。
     当律师至甲地法院立案时,却遭到立案庭法官的拒绝,认为合同履行地不明确,本院无管辖权。律师予以驳斥,进而引发争吵,日理万机的庭长出面调停,冷冷的说:本院无管辖权,不予受理;你去被告住所地法院立案。
     律师不卑不亢、有理有据的将上述推论阐述给庭长听。
     庭长听完笑了:你去看看96年的司法解释吧,合同中对履行地未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不依履行地确定案件管辖。
    律师当场掏出手机,上网查询,果然有此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确定经济纠纷案件管辖中如何确定购销合同履行地问题的规定》:三、当事人在合同中对履行地点、交货地点未作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或者虽有约定但未实际交付货物,且当事人双方住所地均不在合同约定的履行地,以及口头购销合同纠纷案件,均不依履行地确定案件管辖。
     但律师仍不死心,以和合同法位阶高、颁布后,发生冲突应以合同法为准等理由不依不饶、垂死挣扎。但庭长早已无心争辩这样简单的基本知识。
     最后,自然是律师垂头丧气、满胸疑虑地回去,从长计议。

     笔者认为:合同纠纷地域管辖问题属于常规问题,实务中常能遇到。上述律师的观点虽然贯穿合同法、民事诉讼法,貌似牛逼、厉害、非常有理,实为错误观点。抛开冗繁的法学理论,用简单通俗的言语分析,可以梳理以下观点:
     1、《民事诉讼法》属于程序法,《合同法》属于实体法,而法院立案,尤其是管辖权的确定,应当进行形式审查而非实质审查,主要依据程序法的相关规定。本案中,若合同明确约定了在甲地交货,则甲地法院据此应当受理立案。但实际上,双方并未对履行地进行约定,对此就不应该用实体法(《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进行推定甲地为合同履行地进而要求甲地法院管辖,而应该根据1996年司法解释不依履行地确定案件管辖,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
     2、合同未明确合同履行地,需要进行确定履行地的,属于实质审查,即到底应在何地履行需要在立案后开庭审理查明。在审理中,法院可以依据合同法第六十二条进行推断。但若按照上述律师的观点,法院立案的同时就进行实质审查确定合同履行地,则意味着立案法官未经开庭审理即进行裁判,违背了程序的正义,影响了司法的公正。
     综上两点,合同中对履行地未进行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不能依据合同法推定履行地后由推定履行地法院管辖,而应当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
网站首页 丨 关于我们  丨 业务范围 丨 经典案例 丨 业界新闻  丨  法律法规 丨 在线留言  丨 联系我们
关闭

任何个人或单位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转刊 本网站涉及内容最终苏州绅茂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所有 请勿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6 版权所有:苏州绅茂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08956号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